主页 > U生活台 >『我不是青蛙,怎幺跳』‧陈仪乔:公正党是好党 >

『我不是青蛙,怎幺跳』‧陈仪乔:公正党是好党


『我不是青蛙,怎幺跳』‧陈仪乔:公正党是好党(雪兰莪‧巴生)曾是马华妇女组第二号人物的拿汀巴都卡陈仪乔博士,今日(週四,17日)宣布退出“心繫20多年的马华”,但她却不愿证实是否加入人民公正党。问及是否会“跳入”其他政党时,声称带着无奈及不捨心情退出马华的陈仪乔,只以一句“我又不是青蛙,怎幺跳”作为回应。她始终不愿对加入公正党的传言作出证实或否认,但她声称“公正党是个很好的政党”的说法,似乎为她日后的政治路途留下退路。有一些政党接洽“事实上,我国有很多政党可以加入,但公正党的确是个很好的政党。”无论如何,陈仪乔坦承,确实有一些政党与她接洽,但如今还不是时候作出决定和宣布。她也没有对雪兰莪州民联政府或与她接触的政党是否对她提出任何献议,作出正面回应。她强调,担任甚幺职位并不重要,那也不是她的政治理念,重要的是她能为国家和人民作出实际贡献。她说,她会在适当的时间点,对未来的政治动向作出详细说明。陈仪乔说,马华内部的派系斗争,以及已在我国政坛治逐渐萌芽的两线制,是她作出退党决定的主要因素。她说,近年来的马华,在许多方面都令她感到失望,然而最后促使她下定决心离开马华的主要原因,还是目前的政治局势。适当时机才说动向她不讳言,两线制的形成及落实,才是我国未来最佳方向。“目前,两线制刚萌芽,还未强大,我也明了单靠我个人的能力或贡献是很小,但起码有努力。”面对记者从各种不同角度询问她未来会加入的政党时,陈仪乔表示:“我今天的记者会,主要是宣布退出马华,其他问题会在适当时机再作说明。”陪同陈仪乔出席在马来西亚妇女发展机构办公室召开的记者会的,还有来自巴生逾10个马华支会的30多名会员,包括追随陈仪乔20多年的八打灵英达花园支会席刘诗美和风景园支会主席杨文来、巴生区团署理团长周淦利。刘诗美、杨文来和周淦利也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出马华。另一方面,询及会有多少马华党员跟随退党时,陈仪乔表示,她不知道,但她相信党员会有自己的决定。“党内问题是退党原因”之前被传将在党选寻求更上一层楼的前马华妇女组署理主席陈仪乔,突然选在马华区会党选即将于下週开打的时刻离开马华,不仅在马华内部掀起一番涟漪,并因此出现多种揣测。因此,在宣布退党的记者会上,陈仪乔未来将加入的政党固然是焦点,党选对她的影响也是媒体关注及追问的问题。马华没挽留询及她的退党是否因为已了解在党选的胜望不大时,陈仪乔没有直接说明,只表示党内问题是她退党的其中一个原因。她说,她已选择离开马华,党选对她来说已不重要,也无需多谈。提到党中央对她的决定时,陈仪乔说,她已于週四上午作出通知,但其实党中央早已从报章听闻此事。“他们也有来电查证,但没有多做挽留。不过,我已做了决定,并不会改变意愿。”派系斗争 包庇频生“马华已非好的政治平台”马华中委陈仪乔在宣布退党的声明中指出,党内派系斗争,包庇事件弊端层出不穷及党领袖不贯彻改革的初衷,是促使她选择离开马华的原因。她说,马华假党员多次被揭发,都未被秉公处理,而且她力图改革之心,也全然徒劳无功。她说,最令她感到失望的是,以民主及纠正党弊病发起的斗争结果,往往只见职权转移,领袖代替后,没有贯彻改革的初衷。她表示,她20年前加入马华,是因为相信马华可以给她一个有效和为民服务的平台。但是,经过20年党的经历,她明白,马华不再是一个适合的政治平台;加上国内政治大趋势的改变,也促使她重新思考本身的政治定位。陈仪乔说,作为一个有良知的政治人物,她不忍看见国人贫富差距扩大,极端种族主义言论和政策越来肆无惮忌。“我国贪污腐败和滥权事件已到达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我却无能为力。而且,我也不见国阵要认真解决这些课题的决心。”此外,她声称,在涉及华社的课题上,马华一直以来除了委屈求全外,也只能作困兽之斗。她说,过去3个月,她不断为其从政探索新的意义,除了继续留在马华,为即将来临的马华党选,竞选高职外;她也可以离开马华,选择另一个政治平台,开始另一个新方向。“马华受困国阵现有的格局时,外边的政治已有了巨大的改变,一党独大绝对不利于民主和多元种族的社会。”陈仪乔简历年龄:55岁婚姻:已婚,与丈夫育有两名年龄分别15岁和18岁的孩子。入党经历(在马华妇女组所任职位)1987年至1989年──总秘书1990年至1995年──全国妇女组署理主席1996年至2005年──全国妇女组副主席2000年至2005年──雪州妇女组主席马华1990年至2008年──中央执委1995年至2008年──曾任三届巴生区国会议员2004年至2008年──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政务次长‧2008.07.1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