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趣生活 >两颗苹果怎幺分给三个小孩?男女心理发展路径的异同 >

两颗苹果怎幺分给三个小孩?男女心理发展路径的异同


「道德发展阶段论」:心理发展原则是男性中心的设定

你觉得汉斯应为他的妻子进店偷药吗?这样做是错误的吗?为什幺呢?

心理学家柯柏(Kohlberg, 1958-1981)设计了一个道德困境的故事:「汉斯偷药」,针对84位男孩在20年不同区间,问他们如何选择、所考虑的点及如何认为自己信念是正当的,最后Kohlberg依此质性研究推论出人类的「道德发展阶段论」(Theory of Moral Development),共有三层次六阶段。发展初阶为只想着个人的得失,中阶是重视法律或社会规範,高阶是全盘了解后以自我信念做出决定。

Kohlberg的研究是受同时期发展心理学家皮亚杰(Piaget,1958/1962)观察儿童团体游戏时所启发的,Piaget认为男孩才会从游戏与争辩中发展抽象规则,而女孩是变动的,认为只要能让大家开心就是个好规则。同期1950年Erikson发表「社会心理发展八阶段论」,「自我认同」一词引发讨论。当时心理发展理论都在强调分离独立、自我认同及认知逻辑等概念,在此氛围,理论对女性发展所做的解释是她们过于依赖、太看重关係以致「自我概念不足」才屡遇困扰。

真的是这样吗?Kohlberg的学生,心理学家吉利根(Gilligan,1982)提出「关係中的自我」概念,她承接社会心理学家Nancy Chodorow(1978,《母职的再生产》)的论述,认为女人承接了育儿责任,社会要求女人成为一个母亲,成长时认同母性角色,这些都昭示女人往后维繫关係的重要,以致「女性人格的自我,被界定在关係脉络里,视与他人的连结和关係所定。」这种型态并非自我概念不足,而是在第二阶发展后进入完全不同的项度,以爱和同理心为轴,是一种关怀的伦理,会寻找所有人都可以满意的方法,不似男性发展需要建立清楚的界线、良心、原则和自我信念。

Gilligan认为Kohlberg的研究排除了女性经验,针对「什幺是男孩所看到但女孩视而不见」的问题被筛掉了,也就是女性对关怀及人际关係在道德判断中的考虑和价值。Gilligan也作纵贯追蹤访谈,包括研究大学生、堕胎决定研究和权利责任研究,并以女性受访者佔多数,她发现对女性而言,所谓的「善」不是绝对的,不是普遍原则及自我选择,而是关係里所有人都能接受、都能满意的才是善。她认为女人并非没有自我,「关係中的自我」选择顺从是为了大局而改变自己的决断。只是「关係中的自我」有其代价,以大局为优先的判断做久了,会习惯质疑自己原发反应,假的变成真的。

我们都有这样的传统故事:女儿以为母亲喜欢吃鱼头,于是每餐都主动夹给母亲,殊不知母亲是因孩子需要营养让吃鱼肉,自己拣剩下来的吃,结果母亲吃习惯后也就真的只吃鱼头了。

所谓的「道德」──行为是否正确,对男性而言是普遍原则(例如公平原则)的应用,适用所有情境,坚持善与信念就难免有人牺牲,且男性倾作秩序及规则的维护者。对女性而言,善却是超越好坏,是她所处情境中所有关係所有人能和谐接受也能认同的结果才算,为不破坏关係,她愿意牺牲自己换取大家满意,承担自己所做的选择。

举例来说:「两颗苹果怎幺分给三个小孩?」,男性所想到的答案可能为(1)猜拳决定(2)大的让小的(3)苹果切一切或打成汁再均分,这三种选择都有公平原则,那如果是女性呢?她可能也会如此,但更可能会拿自己水果给没被分到的孩子吃,使每个孩子都满意,这便是女性的思维──适切地解决了生活问题,且没人抱怨。

女性心理学补充了另一种视野

女性心理学补充了另一种视野,心理发展也需要脉络性与叙事性的理解。

Kohlberg与Erikson的受访者以男性为主,找到的「男性自我认同」是探索、寻找、认同,以别人为参考对象,最后产生自己的信念、态度及价值,并以此为準则觉得自己作了正确决定。2009年哈佛大学政治哲学教授麦可.桑德尔(Michael Sandel)的演讲汇集出书《正义:一场思辨之旅》,也推出「火车的困境」,是牺牲一人救五人,或撞五人(违反规定在危险干道)救一人,强调在诸多的情境与选择中,如何思辨个人正义的逻辑。不过这些思辩与原则被批评都只是「心理推理」而已,不一定真的是现场经验与直觉反应。

Gilligan发现的「女性自我认同」则相反,成长过程中女性不断学习在真实场域及人际关係里让大家满意及认同,当他们肯定了她,她才会觉得自己作了正确决定,然后才得到自我认同,也就是「关係中的自我」。Gilligan甚至认为,「成熟的关係中的自我」会是道德发展的最高层:「对别人好与负责,同时也对自己负责、诚实与真诚」,超越对错,「你好我也好」。

Gilligan认为男孩和女孩是被迥然有别的人际取向和社会独立要求来到青春期,紧接着又面对「自我认同」,在父系社会下,男性自我认同被认为是稳定人格的核心,层次较高,而女孩不能独立、缺乏主见、情绪变化则被视为问题重重、发展不足,目前父系社会虽鼓励女性自我成长(过去则不鼓励,认为低下就低下,因此「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然心理成熟仍依「男性自我认同」发展标準来看待。

有趣的是,两难困境採用道德原则处理,根本不能解决生活问题,道德到底要秀给谁看?女性通常视情境与关係会作出更贴切更适当的选择,她满足了她的家人们(例如经济上只能点一份儿童餐,她却要求餐厅要给两份礼物以给两位孙子),可是却被冠上不道德的责任(过份要求的奥客……)。 

Gilligan强调女性心理发展不是不足,而是另一项长处,虽然被男人生命週流定义为照顾者、关怀和帮手的附属等级。道德与生活并不是两极对立,日常生活难题需要对活生生的人和真实情境中多面向的複杂的感觉,以「责任和关係理解的发展出的照护行动」,和「以信念为概念釐清道德正义和权利规则」一样重要,若没有女性的选择,生活将一塌糊涂,也不会有道德这事了。

心理发展的主轴是串连在「成熟」而非项度类别,Gilligan认为女性发展心理学强调关係、依附和互赖,强调关係脉络,给生命发展带来不同观点和不同优先顺位的经验描述。生命週流本身从女人和男人世界的交替所生,唯有开始像关注男人一般的留心/观察过女人的生活,发展的理论家视野才会包含两种性别,而且她/他们所生的理论才有丰饶性。

从道德发展论来看,在当时环境下以生理性别基础讨论男/女性心理发展,男性心理发展看似完美,而Gilligan将之扳回一城。

两颗苹果怎幺分给三个小孩?男女心理发展路径的异同

过去时代性别分工与社会价值认为,性别心理发展受限于生理性别,因此男人有一套男性心理发展,女人也有自己的一套。即使是心理学家荣格(Jung)所提的心理概念,也是认为男性心理的女性面/特质(Anima:阿尼玛)及女性心理的男性面/特质(Animus:阿尼玛斯)。然时代改变后,很多事不再谈「两性」而是「性别」,家庭结构与角色也不再对立二分,人类心灵层次的複杂亦同,都不再是单一向度,而是光谱程度的混合,表现形式複合、互补、互相影响,像一锅汤(一个成长故事)。若以中国式的譬喻来讲,我觉得是一个太极图的辩证发展概念,人际取向的我及独立的我。 

大自然的生物「性别分工」,由雄雌两类不同生理基础担纲不同角色、功能,分工以利生存,发挥优势,人类社会也是,在道德发展与自我形成上,男女心理发展的两种性别特质各有差异,功能不同。性别分工是为了强化优势,因为现代挟着过多资讯,像多头马车,而成长时心灵发展必须抓取某轴度当中心作为优势才能迅速适应与成长(多数选择「性别」作为核心,因为生理基础及文化影响),尔后哪种性别特质为优势的路径在建立自我概念及如何以此为核心继续人生是很不同的。

心理发展并非均衡成长,而是从性别核心往外发展,以优势面偏颇成长,例如惯用手(右手)的概念,惯用手是优势是主导,非惯用手则是辅助,而目前社会是右撇子的世界,便相辅相成,而「可以左右手同时精熟」的人其实是后天刻意练习的结果。性别心理发展也是如此,文化、传统及社会的集体潜意识让目前男性多数会顺着发展男性心理优势,而女性也是(当然也有反过来者,所以跟生理性别不是绝对相关)。 

优/劣势的概念来自荣格的心理类型说 ,每个人都拥有四种类型分布,优势主导生活适应,对立面的劣势则影响重要事件,两侧的则为辅助类型。我认为,性别心理发展也像这样同时存在两种项度,但为优劣势呈现,让处人生前半场的我们发挥优势,累积自信,在社会立足,男性发展自我信念为中心,发挥父性,以理性、原则、冒险、生存的优势功能。

而女性则发展关係中的自我,发挥母性,以保护、关係维繫、支持、生育的优势功能。优势发展的同时,劣势面也会有其作用,两者同时存在,非对立,「自我概念」和「与重要他人关係」的辩证本来就是互相循环以健全自我之道。

两颗苹果怎幺分给三个小孩?男女心理发展路径的异同 由 Prints & Photographs Division Library of Congress - Commons File:Jung 1910-rotated.jpg, 公有领域,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7639969
荣格,瑞士心理学家、精神科医师,分析心理学的创始者。

在多元的时代里,比较容易出现的矛盾是,他并不知道要认同哪个核心,有可能成长时的优势(例如男性心理优势)与外在学习(例如走女性心理发展)互相矛盾,并不是不行,但常会有不合脚、东施效颦、事倍功半、缺乏自信的卡卡过程。自我探索或心理谘商可指出此矛盾,找到更适合的前进方向。优势只是主体、核心,只是基础方向,究竟内在比例是多少,还要搭个体的生活风格、成长经验、学习领悟等而产生诸多不同的因素共同创造。某种角色或行为表现皆只是末端的呈现,个体可以自主,重要的是「自主选择」。例如「领导」本身就需要同时兼具男/女性心理原则所提及的能力,但领导时实际展现出来的则会有千百种。 

优势的发展是为了在环境中生存,当一切都稳定后,男/女心理发展的核心会开始转向,重新认识内在与经验整合。荣格认为此刻正是「人生下半场」的开始,将退去社会期许的形象(persona:人格面具),开始转化探索。原来未发展或被压抑的那一面(劣势面,Shadow:阴影)会逐渐现身要求,补偿过去,重新整合优势与劣势。

优势为男性心理的,在中晚年开始感觉到亲密、关係和照护的重要性,优势为女性心理的,在孩子长大、公婆过世后追求自主,享受真正的独立,人们都企求在现实世界自在的活出自己(Self Realization:自性实现),迈向完整,殊途同归。

这个过程也像是Jung说的「个体化原则(Individuation)」,每个人一生皆在追求让自己更自由、更完全、更完整的心理历程。人生后半场的整合类似太极图,在一个圆内追求互补、融合、平衡,有了过去优势的自信,重新学习劣势面就会有信心及基础,此时的追求是心灵层次的,追求生命意义,推己及人,与社会兴趣结合,贡献所学。但目前这个概念在社会比较少被肯定,多数人认为退休就该享受,转到物质层面去了。

参考资料:《不同的语音》(In a Different Voice),Carol Gilligan,王雅各译,1982/2002,心理出版社。



上一篇: 下一篇: